NumboneoftheLumbe

蒸气波X

Shadow

他的眼睛很奇怪,seb想着,两只眼睛所蕴含的情感是完全不同的,他的左眼谨慎小心的地观察着他,过暗的灯光使他的瞳孔散大,seb甚至都不能确定1590是否可以看清楚他 ,根据资料,1590的右眼应该是处于完全失明的状态可他的右眼却比左眼更加有神,疯狂渴望迫切,仿佛要将他从内里剥开,再一一审视其中的肾脏,骨骼,血管,它在黑暗中甚至闪烁这诡异的蓝光,隔着玻璃seb都可以感受到1590对他的狂热,而sed自己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自己感兴趣。"what does he want……"与258不同,1590有这比258更强的攻击性以及对新事物似乎有强烈的好奇心 。sed记在了他的笔记本上,老天,如果他知道1590会这样去看着他的话他宁可被258开颅 至少直接性的死亡会好过慢性自杀。当sed抬起头来时,1590已经从他原本呆在的位置上离开了。"shit!where is he?!"1590有这3才收容失效的记录,根据基德曼的说法,他十分狡猾。seb在收容室里不停的走,他看向门,那还是锁着的,实验还没有结束。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seb愤愤的想,好了,今天是个伟大的日子我希望所有的d级人员都可以记住,我Sebastian今天将会死在一个想要推崇第二次文艺复兴的疯子艺术家手上,不过往好的方面想也许过个几百年人们可以在艺术馆里看到我,seb给自己开了个玩笑,他最终决定放弃寻找出路,乖乖等待结局,他靠在角落,盯着1590之前呆在的地方发呆,"fuck off"他想着,时间在这里似乎开始静止,寂静将每一秒都无线拉长,延伸,seb突然感受到一种无法抑制的困意,这不对劲,不对劲!seb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他读过1590的档案,催眠绝对不是他的能力范畴,什么东西混入到了空气里,seb突然想到,如果是研究人员这么做的话那真是太好了,可如果是1590呢,如果他再次逃离并打开毒气呢,在seb失去意识之前,他模糊的看到之前那诡异的蓝光又回来了,在距他不到1米的距离处忽闪忽现 他听到了镜头聚焦的声音,然后,寂静主宰了世界。
"Liberami"
"那只夜莺今天唱歌了吗?"
"什么?"seb惊讶的看向258
"我听见他的声音了。"
之前的scp世界观的脑洞,稍微写了一点,把控不好,看看中考完可以不可以写完😂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