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boneoftheLumbe

蒸气波X

last case 帷幕


角色反转 片段
前情提要:“你要干什么?”西奥多朝stefano大喊但没有得到回应。他着了魔似的向镇中心走去,仿佛在执行一项务必完成的指令。
“该死的!”西奥多咒骂着,他现在没时间管stefano,他需要先解决他手头的麻烦。
本篇概括:stefano困在自己构造的陷阱里,只要他自己知道解脱的方法,可他就是无法从中逃脱。就在他即将崩溃时他再次遇见了艾米莉。

“你去哪里了?”西奥多的眉头纠结在一起,表情冷酷且残忍。
stefano看上去很奇怪,他的目光呆滞且涣散,茫然的站在门口,嘴唇微张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他摇摇晃晃的走进来,最后走到桌子前,然后把全身的重量都托付在上面。
“stefano?”西奥多试探性的询问,他不对劲,尽管他从来到这里后就怪怪的可这次不一样,西奥多看的出来,他缓缓向stefano的方向走去 ,同时他的口袋里揣着一把匕首,以防万一。
stefano没有回应,他最终将目光的焦点放在西奥多脸上的伤疤处,接着他大笑了起来,然后——他倒下了。
“该死的!”西奥多在stefano的头磕到桌脚前抱住了他。他是怎么了,西奥多想。stefano一直在他的怀里抽搐发抖,疑似癫痫发作,他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之前的人在堕转前几乎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人有像stefano那样的反应。西奥多尝试唤醒他但失败了,他完全失去意识了,现在他只有等,时间会揭示一切,而在此之前,谁都无法预料到结局。
stefano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他一直在做有关战争的梦,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可以听见炮火的轰鸣和自己的惨叫。弹片深深地刺入自己脆弱的眼球,带走了他的光明,他当时甚至可以听见弹片锋利的边缘切割自己皮肉的声音,他当时正遭受极大的痛苦,但在这之前,在黑暗侵蚀他的前一刻,他看到了什么?他记不起来了,无论怎么回想他却只记得弹片深深绞进内里,切割神经带给自己的巨大痛苦和知道自己一半的世界将永远归于黑暗的失落。但在更早以前,在一切发生前,他在干什么?寻找掩体,不知所措还是正举起相机?stefano依稀记得他当时正在拍摄相片,但是在拍摄谁?拍摄什么?榴弹,轰鸣的战机还是英勇作战的士兵?stefano记得他当时是在拍摄一具尸体,但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stefano就是记不起来了,他不记得自己究竟从那具尸体里看到了什么。
找到答案就可解放自身。
找到答案就可结束这些梦魇。
找到答案就可获得平静。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同一个问题,但答案只有stefano一个人知道。stefano陷入了死局,要么解开他自己设下的谜题要么自我毁灭,他要被自己所逼疯,处于崩溃的边缘,几乎要变成和其他人毫无两样的怪物,直到他再次遇见了艾米莉。
stefano从未想过在这里也可以遇见艾米莉,也许她只是自己所构想的一个幻觉,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他看到艾米莉的身体斜躺在浴缸里,她的胸口插了一把造型奇特的刀,闪烁着寒光,带着锐气仿佛要把空气也撕破;艾米莉的头被人整整齐齐的切下,摆放在一旁的座椅上,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大睁着,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但她还紧紧地咬着一张相片,那是stefano拍摄的,她尸体的照片。一切都和那天一样,时间,地点,刀的位置,艾米莉的位置还有那张他为她拍摄的最后一张相片。
在这残忍战粟的场景中,stefano却从中看到了美,源于苦难的,纯粹的美。
找到答案就可解放自身,他已经找到了。
找到答案就可以结束梦魇,他已经记起了。
找到答案就可以获得平静。他已经彻底明白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tefano不受控制的狂笑了起来,他大笑着然后又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因为应激性创伤而变得癫狂邪恶。
谜题解开了,出题的人却疯了。
大约过了1刻钟,stefano从昏迷的状态中清醒。
“你醒了?”西奥多问,“你大概昏迷有1刻钟左右,期间一直在抽搐不停。”
“那我还真是狼狈。”stefano笑着说,语气里带着些讽刺的意味。
“我认真的,stefano。”西奥多冷峻地说。
“好吧好吧,神父先生。”stefano厌恶的别回头去,歪着脑袋,一只独眼木然的眨了眨。“我去了剧院,看见了艾米莉。”
“活着的?”
“死的,当然了。”
“谁杀死了她?”错误的问题。
“我。”冷漠的神情又一次回到了他瘦削的脸上。“我杀死了她。”
“原因?”
“没有,我也不清楚。”stefano歪着脑袋,又转过头来,盯着西奥多的脸“也许只是因为我厌倦了她。”
“你还真是的教科书级的精神病人。”
“你不也是吗?”stefano发出一声嗤笑,然后他们视线对上,“哈,难怪我们都是凶神恶煞的。”
准备写长篇了h还有8篇未发hh喜欢给我留下评论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