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boneoftheLumbe

初三好累(´;︵;`)

【SSR,主Ruste】暗无天日 pwp (p2,NC-17)

世界瑰宝啊啊啊!太太果然是世界瑰宝啊!

百鬼行青灯:

非自愿性行为,伪迷奸,大部分痛苦,不很过分的眼交,口交,吃干抹净,捆绑】


----------------------


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田治愈了史蒂芬诺疲惫的身心,他也说不上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可能又是什么STEM式的空间转换,他相信自己的身体还留在那个冰冷的手术台上待人宰割,但史蒂芬诺不在乎那个,没有被束缚令他心情大好,他的身体也轻快灵巧,没有什么不适,甚至他手上还握着他的收藏品相机之一,顿时他不去想之前经历的事了,在向日葵田间拍摄夕阳的美景令他身心愉悦,这可能只是他昏过去以后的梦境,逃避鲁维克的梦境。向日葵田让他想起梵高的某幅画作,他不由得想象那位伟大艺术家是如何在绝望困苦中找到这片静谧出路的,虽然这世间没有什么美能真的驱散不幸,子弹也早晚会穿过伟大艺术家的头颅,但浪漫的艺术家们总能在这之前分心来享受和创造。突然有什么声音从远处的房屋传来,史蒂芬诺注意到他远景中作为构图背景的房屋里似乎有什么人,窸窸窣窣的声音同时从四面八方传来,而史蒂芬诺环顾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发现。


可能是梦境的安逸麻痹了他的神经,四周的声音激起了他在战场上学来的危机感,但他却无视了这些,决定先去前面的房屋看看。


折断花朵即可前行。


他现在是个与向日葵殊死搏斗的战士了,史蒂芬诺不经意地想,他有些怀念起暗箱来,它会把自己与美景一同记录下来,把被他压弯折断的残枝记录下来,让他觉得不虚此行。


那是个私人庄园,史蒂芬诺快行了几步,迫不及待的对有些年代感的建筑拍摄了几张。仓库里传出孩子的笑声,房前的场地上没有一个人,大门敞开着,史蒂芬诺就这么走了进去。


他看到了一个淡金发的小男孩坐在草垛上开心的笑。男孩竖着分头,有种和他年龄不符的成熟感,他正望着草垛下张开双臂的长发女孩,眼睛里充满了信任感。


“我要跳下来了!”


女孩穿着一身红色连衣裙,和他的黑发很是相称,仓库小窗中打进来的阳光给少年镀上一层暖金色的边缘,史蒂芬诺鬼使神差的举起相机,男孩扑向少女的瞬间被他记录下来。


完美的一幕,史蒂芬诺想到。然而后续的一切变得超出他的预料,拥抱着少女的男孩突然抬起头看向了他,那双凶残的眼睛无比熟悉。


鲁维克?


史蒂芬诺尝试逃走,但巨大的气浪制止了他的脚步,火焰像爆炸一样突然升腾起来,外面传来了人们的吼叫,带着愤怒和嫉恨,史蒂芬诺无法看清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房屋里的干草为他们敲响了丧钟,火舌就这么吞没了仓库里的三个人。


火焰对史蒂芬诺来说不算陌生,他在西奥多那见过太多次火焰带来的残忍杀害,就连他的家人也都消失于火海。但他没有被火焰灼伤过,那感觉太糟糕了,比把皮肉一块块撕下来还要遭,史蒂芬诺摇着牙,火顺着他的双腿袭上来,但比起两个孩子他的情况要好上许多,男孩已经变成了半个火球,红衣少女则哭着抱起他,任由火焰顺着男孩爬到她身上,史蒂芬诺病态的睁大了眼睛,对着少女举起了相机。


少女将男孩托举着到达仓库唯一的小窗,火焰为那女孩缀上翅膀与光环,死神则在一侧静待着欣赏牺牲与拯救的人间戏码,这一幕也被史蒂芬诺捕捉下来。


Beautiful......


史蒂芬诺停不下来自己拍摄的手,或许这个时候他应该救人,或者因为疼痛大喊大叫什么的,总之不该是拍摄,可他完完全全被这场死亡盛宴所吸引了,扭曲的陶醉神情盘踞在他的面孔上,像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当被烧了半边脸的男孩终于消失在视线里,少女开始在火焰中缩成一团,她因为疼痛扭曲着,死亡终于不急不缓的前来迎接她。


史蒂芬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站着,或许是因为梦境中疼痛对意识的影响力不大,史蒂芬诺跌跌撞撞的走过去,颤抖的手已经扭不准镜头的焦距,“你真美,孩子......看镜头。”


然而当他就要按下快门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他感觉自己像被什么人拖着扔出了画框,画面飞速的从他眼前远离,于是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黑暗的走廊里,面对着一副可以被称为火色向日葵的画作。


“作为客人,未经主人容许的拍摄行为是被禁止的。”成年鲁维克那熟悉的声音在史蒂芬诺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落在他的耳后,令他受到了惊吓,不禁局促吸了口气。


“这又是你的把戏?”


史蒂芬诺开始挣扎着想要抽出自己的手腕,不出意外的失败了,史蒂芬诺不想被这个怪力的家伙捏断骨头,所以他妥协了。


“这只是个记忆,我这里还有许多记忆,你会慢慢知道的。”


“我对你的记忆没兴趣。”


“你什么时候能稍微学会坦诚呢?”鲁维克扯出一个嘲弄的笑容。


“那女孩是谁?”


“我姐姐劳拉。”鲁维克说话间拿走了史蒂芬诺的相机,松开了对史蒂芬诺的禁锢,开始翻看着他的成果。


鲁维克的眼睛紧盯着那副坠落的抓拍,他鼻子有点酸,但鲁维克的眼泪早就流干了,对此他只是有些怀念。


史蒂芬诺想赶快离这个恶魔远点,可前后不见万物的漆黑令他怀疑起这个念头,如果鲁维克是梦境的主人,他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史蒂芬诺紧张的背过手向腰后摸去,这是他紧张备战时不由自主的动作习惯,他惊喜的发现自己腰后别着自己的定制匕首。


不好说谁才是梦境的主人呢。


史蒂芬诺从鲁维克的背面举起匕首,矫健的勒住鲁维克的脖子,将匕首精准地插入了鲁维克脖子到左策锁骨之间,他狠狠的旋转了一下才抽出来,看着鲁维克喷出大量的血液,静脉横切,心管断裂,精准的绝杀,比起直刺脑干差了点意思,但为了防止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刺穿对方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头骨,他选择了最稳妥的刺杀方式。


他期待着一切回归现实,然后躲在幕后的白发少年会显露出来,在他面前用生命的最后几秒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而鲁维克却淡定的转过身来,新鲜的血染红了他的白袍,如果不是血还在汩汩的从他的脖子下流出来,他看上去就像仅是被别人的血淋了一身一样。


“不......”史蒂芬诺慌了,他后退了几步却把自己绊倒了,他仰视着浑身是血的不死魔鬼,虽然这幅画面非常具有艺术感,可艺术家已经没有心思欣赏他的作品了,当鲁维克面无表情的在他面前蹲下来平视他的时候,史蒂芬诺开始疯狂的发抖。


“你应该知道你让我不高兴了吧。”


鲁维克眼睛里看不出情绪,这比他直接暴怒更令人害怕,史蒂芬诺在心脏都要停跳的恐惧下不顾一切的反身扑过去,艺术家那惊人的瞬间爆发力令鲁维克感到一丝敬佩,他被史蒂芬诺扑倒在地,那把带血的刀疯狂的捅进他的眼睛,脑子,胸口。


对于艺术家毫无章法的强攻鲁维克不准备做什么反应,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好像真的死了一样。


艺术家陷入情绪爆发过后的衰退期,他喘着气,这不是艺术家第一次精神杀人,在STEM里他见识过强大的精神,比如塞巴斯汀,他能扛住自己三四刀,但估计也只能是三四刀而已,看着眼下模糊的血肉史蒂芬诺有气无力地笑出了声。


“这很好笑吗?”一只带着血的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脖子,史蒂芬诺睁大了眼睛,他抓住那只残酷的手臂,身体几乎虚脱了,绝望感压垮了他,如果不是鲁维克的手撑着他的重心,他一定就此瘫软下去。血色的魔鬼尚且能分辨的嘴角弯着,他被捣烂的部分快速的恢复着,最先是那双阴鸷的眼睛。


他多希望这只是个会惊醒的梦,但对于梦境来说触感又太过真实。鲁维克手下的力气加重了,真实的窒息感涌了上来,史蒂芬诺猜测年轻的鲁维克正在真实世界里准备杀了他,而他永远习惯不了窒息的苦难,他放弃了掰开那些骨节分明的手指,放任自己的死亡,仅希望一切快些过去,但因为缺氧而变得沉缓的思维却偏要把这个过程无限放慢来折磨他。


“我本来想有个温情的开端,可你似乎并不喜欢。”鲁维克将身上的艺术家甩在身侧,毫不犹豫的转身跨坐在他身上,欣赏着失望的艺术家急促的咳嗽和快速起伏的胸膛。“我邀请你欣赏那些难得的记忆,而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杀死我?嗯?杀死这个世界上可能唯一与你同感的人?”


史蒂芬诺仍不愿放弃,他想要撑起自己的身子,鲁维克因此不满地前倾,一只手攥紧了他的头发,把他拽回地上。


艺术家头发的手感非常不错,就好像它们看上去一样柔顺,和他主人的叛逆丝毫没有相近的地方。


场景快速的切换着,有一些史蒂芬诺非常熟悉的场景,他的画廊,剧院,家,废墟,墓地......被人窥探记忆非常不适,最后他落在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


中欧风格的设计,有些古老的建筑元素,史蒂芬诺感到怀念一股脑的涌上心头。


瓦伦提尼家的旧宅邸。他和他的家人在此平安度过了他的童年时光。在此地他拥有许多模糊的回忆,他的作品占据了他记忆的大部分空间,这些温情的记忆可能被扔在什么根本不会想起的犄角旮旯了,也难为鲁维克能将它们翻找出来。


“这里我也是第一次到达,或许我们连出身都差不多,据我所知你的家人都死了,他们怎么死的?”


“一次恐怖袭击,爆炸还是火灾,我不知道......”陷入记忆的史蒂芬诺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只有被烧焦的残肢。”史蒂芬诺看了鲁维克一眼,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史蒂芬诺的眼神有点冒犯,鲁维克并没有将此放在心上。


一个孩子的白色幻影出现在床边,他似乎正因为外面传来的稚嫩欢呼声而咯咯笑着,幻象有些单薄的身子因为这份欢愉而轻轻抖动,穿着漂亮洋装的男孩看起来像个可爱的女孩子,微长的偏分刘海被别在耳后,对于大部分男孩来说过长的发尾被一根缎带扎在颈后,男孩一双眼睛充满了神采,那天生带着媚态的眼尾预示着这孩子的身份。


门外传来脚步声,他循声跳下来,跑到卧室的门口向外窥探着,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子扑到了他怀里。


“哥哥快看!妈妈给我编了新的辫子,好看么?”


“非常美丽,你长大一定是个美人……过来,让我给你拍一张照,有你这么可爱的模特,这次作品将会非常棒。”


史蒂芬诺的记忆到此断线。


“很有趣,你说了些什么?”鲁维克看回身下的史蒂芬诺,他手上发力,强制对方也看着自己。


模糊的记忆无法传达情感,因此鲁维克无法明白那些夜莺歌唱一般的语言代表了什么,但他并不会因为不懂某种外语就感到耻辱,反而很谦逊地发问。


“你不是很会猜吗?怎么?你酷炫的能力不顶用了?”史蒂芬诺和恶魔较着劲,他就是不习惯被逼问,他的自我中心人格又在作祟,而对方恰好也是个自我中心的人,火花就这么迸发起来。


“我猜是.....我可爱的妹妹,你的兄弟是一个喜欢把扣子系到脖子却内里淫荡的骚货。”鲁维克面无表情的说着脏话,史蒂芬诺脸红了起来,他严肃的地否定了鲁维克的话,“不是!”


“你会明白我是对的。”


-----------


下篇


-----------


写什么都爆字数,啧……下一章芬要跑路了,会有温柔的ruben,不知道能不能写到芬拖塞叔下水

评论

热度(57)

  1. NumboneoftheLumbe百鬼行青灯 转载了此文字
    世界瑰宝啊啊啊!太太果然是世界瑰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