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boneoftheLumbe

蒸气波X

[TEW2]不平等的交易

半吊子精神:

有點車但可能吃不飽,萬聖節後篇(備註Ru大臉一樣帥氣是沒燒的亂七八糟因為燒傷都在看不到的位置上)


主Setseb副Ruseb(戲份微少)



Sebastian送完寶貝女兒Lily上學之後,正打算要休閒的渡過這難得的休假日,但正要泡上一杯暖和身子的黑咖啡時卻來了不速之客自從過了對他來說是災難萬聖節之後,Sebastian就很抗拒在去開自家的大門,正當門鈴響個不停在家內的主人卻不又遲遲不開門時,那擾人的鈴聲卻絲毫沒有停止的作用反而還不放棄的按個不停,Sebastian惱火的手拿著才剛煮好咖啡灼熱的馬克杯,抬起不甘願的雙腳往大門前進。


「What the…hell」才一開門眼裡都是滿滿一大束的鮮紅玫瑰花,Sebastian用不著看清來者何人,他語氣包含著不耐跟火氣當那人聽到Sebastian開口的同時,也拿下舉著大束的玫瑰花面目帶著笑臉盈盈的望著身穿居家服和一頭亂髮的男人,果真是跟Ruvik同黨次自稱藝術家的Stefano…


「親愛的Sebastian,我知道那天真的太過火,看看我帶了一些禮盒和這些美麗的玫瑰花束來送你──」面前的男人態度簡直誠懇的讓Sebastian近乎快火爆的脾氣給收斂起來,面對著Stefano手持著一盒巧克力禮盒,他不對甜食有任何的興趣也不想吃或喝這跟狐狸狡猾的人所送的任何一樣東西,


但基於禮貌之下Sebastian硬是扯著僵硬的笑容,內心想著心愛女兒以後都不能看見那總是讓她驚喜的叔叔們那般失落的表情,Sebastian就狠不下心這樣驅趕這個披著羊皮如惡狼般的混球們,Lily永遠都是Sebastian那塊珍愛的軟肉,她不想令他的小天使傷心難過。


「我很喜歡你深陷在思考裡面,那雙眼總是令人賞心悅目真是極棒的藝術啊──」Stefano趁著Sebastian發愣想事的時候上前靠近男人的耳邊帶著義大利人最會的調情招術,嚇的Sebastian差點把手中那燙的要命的咖啡給灑了出來,即使手中拿了大把花束跟禮盒還是穩住了Sebastian的步伐,沒有狼狽的把咖啡沾上他們的身上,除了腰際上的手還不要臉的貼和在上面,和鄰居那帶著好奇的目光之外,這一切都他媽的好…


「把你的手拿開!我還沒弱到需要你來幫助!」Sebastian惱怒的甩開另一隻手把腰際上的手給拿開,他寧可被咖啡燙死也不想被這人毛手毛腳的對待,看看上帝的份上街坊鄰居鐵定把他當作是面前Stefano的情人了。


「果然回到這裡靈感才會不停的湧現出來,在外頭那些不懂真正的藝術要經過細心品嘗才看的出我所攝影人或事物包含的意思是人是如何…真是庸俗。」像是走入了自已的家內,Stefano邊說著Sebastian壓根就難以理解的話題最後的嘲諷挑起沒被頭髮擋住的眉毛看向著男人比外頭天氣還糟的神情,這有名的藝術狂人也順便連帶著他也一起嘲諷,讓Sebastian想把他趕出去的衝動更加強烈了...


「所以你到底是來幹嘛?來這裡特地喝紅茶?要喝去別的地方喝!」Sebastian一臉嫌棄的臉看著不請自來的Stefano走向廚房警戒的跟著他深怕這男人亂動他家的物品,但Stefano好像完全不在意跟在後頭的Sebastian那可以把人燒出洞的目光,從櫃子裡翻出精緻看起來昂貴又漂亮的茶壺放置在桌面上,又在另一頭小抽屜取出茶包來,動作流暢的讓Sebastian傻眼壓根都不知道家裡莫名奇妙多了這些不符合他風格所使用的東西,內心想有必要真的該好好整頓家中這些多出來的東西了,雖然Sebastian下次他還是會換地方藏的好好的讓他來找不到。


「這紅茶可不是廉價貨,要不要品嘗看看?保證你愛上它而不會在喝這...咖啡,老天我完全無法想像這黑色物質破壞味覺的飲品。」男人優雅的坐在椅子上他喝著那剛沖泡好香氣四散的紅茶,唯一露出的藍眸透露出溫和的神情甚至邀請他過來一起坐著喝,微妙的表示咖啡這玩意兒喝起來實在太過於糟糕...


「少囉嗦!我是咖啡派的!」Sebastian目光撇開與Stefano的對視,惱怒著臉感到一陣燥熱又同時警戒著不要輕易被這人畜無害的模樣給受騙了,但還是坐在他的對面桌喝著已經變溫的咖啡,他已經錯過了咖啡最好喝時機嚼著口中沒有之前那樣熱而開始偏帶苦澀的黑咖啡...


「就如我所說的那樣,來找靈感...如果Sebastian真的那麼不想我繼續待在此地的話,說不定我會如你預期的那樣更早離開這裡~如何?只要乖乖配合,在可愛的小公主回來之前幫我做一件小事。」Sebastian看著Stefano用著雙唇觸碰茶杯的杯口,瞇著藍眸的模樣怎麼看都只有狡詐感的眼神,警備的不容一刻的放鬆的Sebastian似乎也觀察到Stefano出現較不明顯的疲態還有那有點黑眼圈,Sebastian實在太懂這徵兆是沒日沒夜的熬夜也會有的疲態又或許如他所說的那樣真的沒靈感才來這裡躲避外面窮追不捨的記者們,身為警察的他也知道這些記者有多麼煩人,畢竟他也是一名出色知名的攝影兼職藝術家。


他那該死的心軟又開始的作祟,沉默的又望著那有輕微血絲的藍眸,在內心裡不停的說服著這是騙人的伎倆,於是喝了一口那變的更加難喝的咖啡他決定似的張開口說...


「在lily回家之前離開,你做的到吧?」望著藝術家那滿意的淺笑Sebastian希望他並不是挖一個深坑給自已跳,為此也為這心軟的決定不知是否錯覺額角的青筋讓他覺得隱約的疼痛。


「所以為什麽是在我的臥室裡。」男人臉一陣鐵青望著早上那沒摺好的被子,被已經當自已家使用的Stefano主動向前拉起被子把床舖的整整齊齊,沒有妻子的整頓這粗躁的男人連條被子都無法整理乾淨一旁站在門旁根本來不及整理的Sebastian一手撫著額頭像是懊惱的看著這多管閒事的Stefano在做周圍的整頓,粗糙的中年男人看到藝術家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但卻沒說出什麽,Sebastian心想這傢伙一定在狠狠的取笑著生活邋塌到極點的自已,誰知道今天他會突然過來不然早就先準備了...


不,他壓根就不想他來這裡甚至踏近來一步,腦子裡閃過的先準備是什麼意思,Sebastian臉更難看的剛剛那詭異的想法,他一定是哪根筋插錯了才這樣想。


但攝影場地是房間裡就不經想到萬聖節的事,在發愣的時間Stefano手拿著今天送Sebastian一束的玫瑰花的護束裡取出3到4枝的鮮紅花瓣放置在矮桌上和一些攝影器材假設在房間裡簡單的變成一個攝影場所。


「嗯…剛剛好是我所需要的那種,躺在床上等著我來幫你瞧好姿勢,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了。」Stefano當然知道Sebastian在表明著什麼但就直接無視掉男人的問題,拉著Sebastian的手腕一下子把慢吞吞的男人趕到舖的整齊的床上,明明是舒適的床上但Sebastian卻完全放鬆不下來,僵硬著身子棕眸望著Stefano為四周佈置他那奇怪的腦海中所理想的場景,這確實是有比較浪漫但這應該是適用在艷麗的女人身上而不是用在像他這樣的男人身上,Sebastian想他這輩子可能都不懂現下東忙西忙的男人何謂真正的”藝術”的定義是什麼…


他一手掐住鮮紅的花瓣整個美麗完整的花都在Stefano的掌心上,接著又乾脆的撒在Sebastian的面前或者落在床鋪上,而剩下的動作也是如此,Sebastian都覺得這房間已經快不屬於自已的了滿滿的玫瑰花還有那花香的味道充斥著他的房間,雖然傻眼但還是看著那位藝術家完成了佈置,


還有紅布寬大艷紅的稠絲遮住了屬於Sebastian的私人物品以及平常睡的床鋪,似乎在與時間賽跑似的很快的Stefano在攝影機那處把聚焦放在Sebastian的位置好讓他進行拍照攝影,一番忙碌之後站起身他滿意的點了點頭,他那對藝術的熱誠又浮現在這人的表情上,語氣顫抖的他聽不懂意大利語言說著類似也許是讚美的詞句。


「Sebastian,你真的讓我感到驚喜!果然沒錯你就是我的靈感來源!」Stefano又從黑色袋子裡取出一條黑色的細帶,他靠近上前要為Sebastian繫上他那手中的細帶,似乎感覺到危機意識他握住了正要動手的Stefano的手腕抗拒的表示不想被遮蓋視線,Sebastian神情帶著怒意警告著並沒要為Stefano犧牲到這般地步而咬牙切齒的威脅道:


「我沒答應要做的太超過,我當你這次的摸特兒已經是我的底線,你給我別太過超過。」Stefano可以感覺到Sebastian手心的汗水,棕眸又回到剛開始那兇狠的摸樣明明前一秒的表情不錯,真是個不聽話的摸特兒,但被Sebastian這樣直白的態度給威脅Stefano也不慌不忙的手憮在Sebastian那緊握住他手腕的手背,在他看來男人只是過於緊張而已依舊是口頭上的安慰著已經炸毛的中年男人…


「我相信你明白,我從來沒缺任何有資質的模特兒,但你一人卻完全的擊敗我所認識的任何一個人Sebastian你並不知道你如此的完美。」Sebastian看著Stefano為情緒的激動而顯得比剛剛還生動的藍眸,平時平易近人的他在Sebastian看起來是如此的癲狂,也讓他對覺得未來還是下輩子絕對會離這類人越遠越好。


「為了我的創作也為了服務大眾,Sebastian你會在我手中成為最棒的藝術品,在說你也想早點結束對吧?」Stefano的話頓時讓Sebastian放鬆了手握的力道,更多的內心喊話是滿滿的剛剛Stefano所謂的服務大眾的話…


服務大眾個屁!!


即時內心滿腔怒火差點止不住粗口爆罵出口他也憤怒的咬牙但也只好順服的讓Stefano來為他繫上黑色細帶,只能不甘心的雙手扯著身下的床單任由Stefano來擺弄姿勢,因為他媽根本什麼都無法看的到。


被黑色細帶遮蔽視線Sebastian更無法放鬆身體,他可以感覺到床沿的Stefano離開了,地毯吸收了那人的腳步聲,發出了輕微的悶哼聲響,眼睛看不見但也提升了耳朵的感官聽力反而加大了,Sebastian又聽見拍照的細微聲音,就知道Stefano已經開始工作了。


感謝上天在一番折磨之下終於辦正事了,但倆方沈默不語讓Sebastian都不知道身體該怎樣挪動,擺著同樣的姿勢也考驗著他的耐力但僵硬的身體好像抗議似的想稍微小動一下,但一個小挪動就讓這拍照狂人矯正不要亂動而影響了拍照進度當然還在持續中在面子的顧慮下Sebastian確實也不在像毛蟲扭動著,老天他覺得手似乎開始發麻了,那令人厭煩的拍照依舊在四周圍響起。


「拍照會讓你緊張嗎?Sebastian,你看起來就像受驚的動物一樣。」Stefano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右側處Sebastian把頭轉向那聲音來源,本來皺著眉間的眉頭更是顯得更加厲害,已經有些發麻的手指揪著床單,深吸一 口氣吐氣讓自已別呈現這人所說的如此受驚和不知所措的模樣...


「我沒做那種類似的拍照,換做別人被這樣遮眼也一樣會像我這樣,況且面對像你這傢伙,我實在很難放鬆。」Sebastian面對聲音來源很不客氣反駁嘴角扯出反諷的笑容對著Stefano說著,又暗自嘆息著不知這漫長的拍照要持續到何時。


http://www.weishell.com/changweibo/view_image.php?url=http://www.weishell.com/changweibo/files/20914160200_1537197948.png


「Stefano叔叔!你怎麼來了?好久不見——」放學時刻的lily回到家裡見到好久不見的和藹叔叔露出讓人心溶化的可愛笑顏,她放下包包小跑步的到正為美味紅茶泡上熱水的Stefano,聽到久違那幼齒可愛的聲音他放下手上泡茶的工作轉身抱起他的小公主…


「那當然,這裡有可愛的小公主怎麼會不來呢?」Stefano像是呵護手中的珍寶抱著lily親密的模樣連旁人看了都感到羨慕。


「Hey!不要亂對我家寶貝毛/手/毛/腳的…」Sebastian見狀不悅的皺眉間把他手中的女兒搶回自已手中,看到寶貝女兒那對他兇惡的眼神瞬間溫和下來,來自父親關懷一下子就讓lily分了心,還把在學校畫的圖給Sebastian看,想當然是稱讚著她的圖有多麼的可愛…


但lily似乎沒發覺到自家的爸爸很少把長袖給完整的穿著,但Sebastian親了親那棕色小腦袋瓜並催促lily把衣服跟包包好好的整理一下,而女兒笑的開心跑上樓也許也要把今天的圖畫貼在她房間的牆上。


「如果你也能把剛剛的神情放一半在我身上就好了,親愛的Sebastian。」藝術家繼續沖泡紅茶也給了剛清洗好的Sebastian一杯紅茶,他坐在男人的對面和藹的笑著,聽到狡/詐的傢伙這樣說Sebastian控制不了的翻了個白眼給對面人:「絕不可能…你這混帳,私人恩怨我/他/媽還沒跟你討完。」


他確實有點渴但Sebastian也懶得起身去泡咖啡也只好取桌子上這杯這人親自泡的所謂高級的紅茶來喝…


「我隨時都可以好好跟你討私人恩怨的,Sebastian」似乎不把Sebastian這話當作威/脅,他只是淡笑著露出男人看了就只有/奸/詐/感的笑容,讓他莫名覺得是不是說錯了話,但話也像潑出去的水一樣收不回來,想了想一肚子壞水的混/帳盡都在他的家裡。


「說到這裡——我來的另一個目的也是我的展覽也快開始了,為了感謝你幫我提供靈感,Seb…去看看絕對不會讓你感到失望的,這票可要收好…別人想拿到也未必排的到喔。」Stefano把喝完的紅茶器具都收拾乾淨,從外套的口袋拿出他所說的展覽票卷小心的放在Sebastian手心上,語氣期間著父女倆一起到他所舉辦的活動。


聽到Stefano的話頓時神情一黑,差點沒把紅茶杯的小手把給捏碎,Sebastian狠瞪著面前人壓低音量但可以聽的出滿腔怒火的語氣:「你要我帶lily看你今天所拍的照片!?你/他/媽/想都別想。」


「當然不——Sebastian我的拍照廊有分2種,當然還是有許多的藝術家一起舉辦,我想你不需要顧慮太多的事。」看著Sebastian因為被完全誤會而羞/愧的紅著額見到惹怒而浮現出來的青筋,Stefano看著這多變化的表情真的是相當的豐富,他慢悠悠的坐著套著那/該/死的紅色手套他表示Sebastian煩惱顧慮的也太多…


「那真是謝謝你啊…我們不會去看的。」Stefano一點也不意外Sebastian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就只是坐著微笑不在開口,又是這種笑容Sebastian一看就知道有什麼陰/謀在背後執行,聽到他的女孩從樓梯走下要來到飯廳來參觀他所開的展覽,Sebastian正好要去抱住一臉懵懂的女兒打算逃離飯廳,這時Stefano趁機的拿起懷中的票卷笑的和藹對著差點就要成功帶走的小公主做出展覽邀請時lily先生愣了一下似乎也好奇的歪頭看著Stefano。


「lily想看許多漂亮塗畫的展覽嗎?叔叔這裡又票都可以入場喔——」那狡/猾/的傢伙走到被Sebastian抱住的女孩面前一臉希望他們能前來的神情,Sebastian實在太過了解自已的女兒她是如此的善良一定會去的,Stefano看到男人一臉陰沉的臉也無視掉主動的把兩張票卷放在那小手上然後輕柔的用掌心讓lily把東西牢牢握住,該死的笑容可恨的取得他女兒的芳心——


「謝謝Stefano叔叔!爸爸~我們什麼時候一起去呢?」拿到票卷入場的lily開心的捏著紙張愉悅著笑出可以愛現場男人們都可以溶化的可愛笑容,那雙美麗又清澈的綠眸開心的對著Stefano微笑著小手環抱住父親的脖頸希望可以一起同去看看展覽。


「寶貝…你確定?」抱著lily的Sebastian只能乾笑著再次確定她的決定但內心還是希望他的小寶貝能夠及時反悔說不去了,但實際上現實的殘酷總不會讓Sebastian感到失望的,可愛的女兒依舊是非常確定的點著頭,天啊他的小寶貝盡是如此的堅定,於是Sebastian只好露出微妙的神情點頭的答應著女兒的請求,在lily又轉頭看著已經得逞的Stefano目光期待可愛的笑容對著他微笑的時候,Sebastian也不忘的把快燒起來的目光朝他的方向瞪去…


http://www.weishell.com/changweibo/files/20914160200_1537283709.png




終於在多年(?)最近才完成,耗了不少的時間來打文,風格變化有點奇怪請見諒~在這期間不少人點萬聖節那篇喜歡真的非常開心~也感謝支持😆😆😆


文是會繼續寫但就是非常非常的龜速太久沒寫希望不會很ooc


如果石墨看不到的話請通知~我會順便放SY的~🙏🙏🙏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