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boneoftheLumbe

蒸气波X

Last Case帷幕

反转世界观 片段
塞巴斯蒂安现在才回过神来,瞥了一眼那个的男人,身材修长,不高且很瘦,一只浅色的独眼,右眼被黑色的丝绒眼罩覆盖,他的嘴型看起来很傲慢,一副不屑的样子,表情近乎残忍。
一张自负傲慢的脸还有那标志性的独眼,他在熟悉不过了。该死的意大利佬,不过是个不入流的摄影师却要自诩伟大,塞巴斯蒂安想,他对斯蒂法诺的憎恨不亚于西奥多,甚至于憎恨他更多些。
“你能走了吗?”斯蒂法诺转过身来,他的声音冰冷,仿佛是某种无机质的碰撞回响,他走到塞巴斯蒂安面前,半蹲与他平视,然后向他伸出了左手。
“滚开!无耻的混蛋!”塞巴斯蒂安恶狠狠的甩开他的手。
“emm……看来你还记得我,很好。尝试去回想一些其他的事。”斯蒂法诺却不为塞巴斯蒂安的行为感到愤怒,相反,他看上去似乎还算高兴。
“疯子,离我远一点!我记得你都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告诉我,塞巴斯蒂安,我做了什么。”
“你自己心知肚明!”
“不,告诉我,塞巴斯蒂安。”
“你杀了麦拉,你还有西奥多!你们联手背叛了她!”
塞巴斯蒂安猛地向斯蒂法诺扑去,但因为他在那该死的装置里待了太久,他甚至无法自主站立,更不要说制服一个前战地记者了,塞巴斯蒂安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压倒斯蒂法诺,而出人意料的事,这成功了。斯蒂法诺后背着地,重重地落在地面。
“该死的!你疯了吗?!”斯蒂法诺愤怒的咒骂着“你知道我当时迫不得已,你当时已经彻底失控了,所有人包括我都多多少少受到你疯狂情绪的影响,而麦拉则是受影响最深的那个,当我们找到到她时,她已经完全堕转了。而杀死她是我可以想到的最仁慈的办法了。”
“骗子!我亲眼所见,麦拉她分明很正常,是你和西奥多联手杀死了她!”
“别太荒谬,塞巴,那不过是西奥多为你营造的假象,清醒点!你我都清楚究竟是谁造成这种情况的,你不过是在逃避自己的罪过!”
“闭嘴!我……”
“你为什么非要我把话说出口呢?”斯蒂法诺咧开嘴一笑“后半句不就在你嘴边了吗?麦拉她是被你谋杀了。”
斯蒂法诺的声音冷酷且尖锐,嘴型仍旧保持着傲慢的弧度,对塞巴斯蒂安发出最无情的控告。在此刻,塞巴斯蒂安甚至开始怀念斯蒂法诺从前那些精巧绝伦的谎言了,内疚与悔恨犹如一记重拳将他击倒,他艰难的翻身,颓废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承认吧,塞巴斯蒂安。”斯蒂法诺叹了一口气,尝试把塞巴斯蒂安从地面上捡起“你需要我,看看你现在,手无寸铁且头脑混乱,当莫比乌斯的人来的时候你除了等死还能再做些什么呢?”塞巴斯蒂安尝试去探究斯蒂法诺真正的意图,但要想看透斯蒂法诺是很苦难的,他总是戴着一副傲慢的面具,但这并不是唯一一点让人难以分辨出他脑子里倒地打的什么算盘,他看上去总是很冷漠,沉着,一只独眼却十分敏锐,善于察颜观色,自己则能处变不惊。
“那你为什么需要我呢?”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了。
“哦,塞巴斯蒂安,我当然需要你了。”斯蒂法诺这时停下来,仿佛一个天大的笑话,一只手捂住嘴巴来扼杀笑声。
“我看不出这儿有什么好笑的。”塞巴斯蒂安为斯蒂法诺的行为感到恼火,要是在平常有人这么对他他则会以更加粗暴的方式回应“你可以选择西奥多的。”
“well,西奥多已经死了。”斯蒂法诺满不在乎的耸肩,稀疏平常就像在讨论天气。“我和莫比乌斯做了一笔交易,只要他们杀死西奥多,我就把你交给他们,但显然我没遵守约定。”
“什么?!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根本说不通?!”
“这就是我个人的原因了,与你无关。”
“你还真是……令人费解。”
“是你太愚蠢的缘故。”斯蒂法诺刻薄尖锐的说,“艺术家永远不满足于创造艺术,他们渴望得到人们的青睐,这是人性使然。”
“别再他妈的说这些艺术狗屁了!”
“就把你自己当成一个奖品吧,你个该死的尼安德特人。”斯蒂法诺扶着塞巴斯蒂安起来,他的动作有些粗暴,塞巴斯蒂安将其视为他不满的表现。但他们现在必须离开了,莫比乌斯的人很快就会来到,而塞巴斯蒂安也不得不承认斯蒂法诺的观点,被迫接受。
“混蛋,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和你这样的疯子在一起。”
“那你有想过你会像个植物人似的被我照顾吗?”斯蒂法诺挑了挑眉毛,语气里透露着些讽刺意味。
“该死的你就不能闭上你的嘴吗!”塞巴斯蒂安咒骂着“你对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暂时没有,但首先。”他顿了一下,沉着冷静地说“逃出这里,逃出克林姆森市。”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