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boneoftheLumbe

蒸气波X

摸鱼,log蛇前传

闲时匿

他老了。

大蛇丸忽然涌起这种念头。这很突然,但并不是才意识到的——不论他承不承认,又或者尽管他可以一直更换年轻的肉体,他活过的岁月不会消去。他的心理年龄已经上了百岁,而和他同个年代的人已经死得七七八八。

他现在很安闲,像个深居简出的老人家。野心勃勃颠覆木叶的心情都散到九霄云外,但他总得做点什么,不然无法打发自己的时间。他生也无涯,知也无涯,知识是他的追求,术势是他的伴侣,这样的生命很好。

可是。突如其来的,在他用手抚摸满架的卷轴时,在他获得新的突破时,他恍然发觉,他想把这些也分享给人听。

——分享。糟糕透顶了。

大蛇丸开始觉得自己一定是老得够呛,才会涌现出这种软弱无力的念头,分享。这是种愚蠢的举动,在别人身上获得认同感和追捧,好让自己信念坚定,还能一条路走下去。

人的信念难道要靠别人的呼声维持吗?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下,不。他并不需要别人来鼓励他。

可这又是为什么?他开始有些慌,这种情绪他从来没有体会过,从前他学成了新术,会有自来也羡慕他,会和蝎讨论深夜,会和兜一起实验,会用在对付鼬身上。

他在高大的书柜前回头。藏书室堆得发满,他的故人都已经是其中一处书卷。


他是寂寞了。

他思考了很久,得出这么一个不情愿的答案。他一个人太久。但既然原因已经产生,他并没有过度苛责自己,他只是在想一个解决方案,比如发生一段关系。

说起来可笑,他年轻的时候从未在意过这些,现在一把年纪,倒要重建一直以来毫不希冀爱情。

不。并不是爱情。在他的人生阅历和洗脑哲学面前,小鬼勾勾手指就能招来一个。可接下来呢?年轻人总是麻烦,他们的恋爱观肉麻且肤浅,要戴戒指,要手牵手去街上散步,互相送很快死掉的玫瑰花。这不是他想要的,他从来不愿意迎合任何人。

那么,肉体需求呢?简单快速地睡一觉,获得暂时的热情和满足,然后各不打扰,或许是更符合他性格。然而…他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需求。大蛇丸有一度怀疑自己是个性冷淡,他只在青少年的遗精里冷漠地擦拭过自己的体液,而后拒绝让一种激素煽动自己的情绪。

所以这也不成,那也不成。情也不行,欲也不行,那他究竟能怎么做?

大蛇丸失眠了几个晚上,一直在想这些事。

后来,他有了一个孩子。

评论

热度(29)

  1. NumboneoftheLumbe闲时匿 转载了此文字
    闲时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