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boneoftheLumbe

蒸气波X

last case 帷幕

last case 帷幕
前情提要:“真不敢相信我们逃出来了,而且完好无损。”塞巴斯蒂安气喘吁吁地说。
“嗯。”斯蒂法诺回以一个微笑,他看上去很疲惫,他们看上去都很疲惫,和莫比乌斯的争斗让他们耗费了很多体力,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一张足够舒适的双人床,然后好好在上面睡一觉。
“接下来怎么办?我们总不可能一直这样躲着他们。”
“well,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睡一觉给汽车加油,”
“然后?”
“然后……”他顿了一下,“我要先去拜访一位朋友。”
本章概括:当她转过身来,斯蒂法诺正举起他的枪。
“真抱歉,”他笑着说“你没我那样的运气。”

“你来这里干什么?”基德曼谨慎又疑惑地盯着门口的斯蒂法诺。
“看望你。”他撒谎道,“别那么紧张,基德曼,只不过是次拜访。”
“别耍滑头,我知道你肯定有别的目的,告诉我。”
“别这样,基德曼,你至少应该先让我进去。”
“……那,请吧。”基德曼并不太情愿,但也没什么理由可拒绝他。
她侧身让斯蒂法诺先进入,然后她也走进客厅,反锁了门。
斯蒂法诺和以往没什么不同,头发打着发胶,向后梳着,用一枚黑色的丝绒眼罩来遮盖他的右眼;还穿着那件深蓝色的大衣,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搭配白色的衬衣及作为内衬的蓝色绣花丝绸马甲。他今天没有带他那条红色的围巾,但还戴着那双深红色的羊皮手套,提着一个奇怪的行李箱。
“需要我帮你拿行李吗?”
“不必了。”
斯蒂法诺把行李箱放在他的脚边。他脱掉大衣,随意地搭在沙发靠背上,然后斜坐在一旁,左腿跨过右腿,歪着头,阴郁的独眼不断地扫视整个房间。
怪人,她想。基德曼径直绕过斯蒂法诺,坐到对面,动作僵硬,褐色的眼睛紧紧盯着桌子上的茶具,假装不在意斯蒂法诺。
“所以你——”
“跟我谈谈塞巴斯蒂安吧。”斯蒂法诺急促地打断她。
“什么?”
“我说,”他转过头来,视线对上基德曼的,眼神冰冷而尖锐“跟我谈谈塞巴斯蒂安,跟我谈谈你们选用他作为核心的原因。”
“……好吧,我们”她咽了一口唾沫“我们本来是准备用莉莉作为核心的,但是她”
“她死了。”他淡淡地说。
“对,事实就是如此。”无情的家伙,她想。“最初,麦拉才是最佳的人选,但seb他…………因为某些原因成为了新的核心。”
“什么原因?”斯蒂法诺换了一个姿势,向前倾身肘部放在膝盖上,双手交叉合十,诡异地笑着,表情近乎残忍。
“我……”基德曼紧张地看着斯蒂法诺的眼睛,这和我无关,她这样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塞巴斯蒂安自己咎由自取,是他的固执毁了他。
“嗯?”斯蒂法诺重新靠在沙发上,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块腐败的猪肉。
“你在紧张些什么呢,亲爱的。”斯蒂法诺脸上挂着疏离的微笑,对基德曼发出质问。
不,她颤抖着,一只冰冷的湿漉漉的手握住了她,那是莉莉的手当然了;不!她痛苦地挣扎,想要逃跑,可塞巴斯蒂安就站在她身后,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不!她不停地摇头,塞巴斯蒂安他会理解的,他会原谅的,他……他会吗?
“我还在等着呢,亲爱的。”
“够了!”基德曼呵斥道,“这有什么重要的吗?反正你现在已经得到了他。”基德曼不耐烦地说,她快速地走到门口,背对着斯蒂法诺,“如果你不介意,我想你应该离开了。”她转过身,斯蒂法诺正举起他的枪。
子弹划破空气,带着巨大的冲击力,伴随着基德曼的惊呼,直直冲向她。
“真抱歉,”他笑着说,“你没我那样的运气。”
子弹穿过了她的右眼,贯穿了她的脑袋,又击碎了门上的玻璃,最后卡在院子里一颗柑橘树的树干里。基德曼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然后随着地心引力,直直地倒落在碎玻璃上。她的头颅破碎,面容残损而扭曲,但左眼还是惊愕地大睁着,盯着不远处的斯蒂法诺。
“即使是你,也会有如此美丽的时刻。”他陶醉地说“但我不会为你拍照,那将会是种耻辱。”
他走到基德曼身旁,费力地把她的尸体抬进浴室,脱掉了她所有的衣服和鞋子,把它们放到一旁,开始了他的工作。
斯蒂法诺切下了她的每根手指,脚趾并拔下指甲。他本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但他就是喜欢这么做。斯蒂法诺掰开她的嘴,切下了她的两片嘴唇和舌尖,然后用刀尖开始撬她的牙齿。牙齿松动,从牙床脱落下来,落在湿漉漉的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斯蒂法诺突然想到,用这些贝壳似的,迷人的小东西给塞巴斯蒂安串一串手链。他大概会觉得很奇怪,但一定会很美,斯蒂法诺迷糊地想,他有些分神了,但马上他又专心于他手头的事上。
最困难的部分是基德曼的眼睛,斯蒂法诺必须非常小心才能用刀子把它从眼眶里剥离。在做完这些后,他整理了下他的战利品,把它们分别装在不同的玻璃罐里,然后把它们连同他的枪一起装进手提箱里。斯蒂法诺把基德曼的衣服和她身体剩余地部分分别装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塑料袋里,用弄脏的地毯捆扎好,把它们一起装进车的后背箱里。处理完尸体后,他冲洗了浴室,把地毯上的碎玻璃一一拾起,用漂白剂把地板上的血迹清理干净,顺便更换了新的地毯。然后他走到院子里,用匕首把陷在树干里的子弹撬出,装进了他的大衣兜里。除了门上的玻璃他无法修复外,斯蒂法诺尽力把这里恢复的和他来的时候一样。
在临走前,他又像个无耻之徒一样,带走里屋里所有的现金以及一些必须品,然后提着一箱沉重的罪恶,迈着轻快的步伐。
一个人来到,一个人离开。



last case 帷幕


人物反转 片段
前情提要:“如果你们杀掉西奥多我就会把核心交给你们。”
“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基德曼诧异地说。,
“就把这当成私人恩怨吧,杀死一个无关轻重的人,这对你来讲应该不难。”

本章概括:西奥多死了,基德曼完美地履行了自己的承诺,但斯蒂法诺却并不打算交出核心,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可以改变局势的人。

故事终于到了尾章,阻挡他前进道路的最后一颗绊脚石终于也要被除掉。西奥多,狂妄而又背德的神父,你的信仰和祈祷能否使你升入天堂呢?想到这里,斯蒂法诺发出一声耻笑,他开始想基德曼会以怎样的形式杀死西奥多。斯蒂法诺并不喜欢那女人,冷静的猎物,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制力很强,无论是上场打仗还是谈恋爱;她在某些方面几乎有着和塞巴斯蒂安匹敌的坚韧,这点令斯蒂法诺欣赏,如果在平常,他倒是很愿意对她做些什么。基德曼不完全与塞巴斯蒂安相似,她比他更狡猾,利己主义,那张漂亮的脸蛋下隐藏着蛇蝎的内在,这点与斯蒂法诺有些相似,而这让他很不舒服。
斯蒂法诺把核心藏在了他们杀死麦拉的地方,那时塞巴斯蒂安已经处于一种睡眠的状态,所以斯蒂法诺大可以放心将他搁置在那里。他向着他和西奥多最后一次扎营的方向走去,孤身一人且手无寸铁,不过当你本身就是一件武器时也就不再需要其他东西来装饰你了。
他再一次来到和乐镇,flash漂浮在它黑色的天空上方,安静的注视着,蓝光笼罩着斯蒂法诺曾经的“家”,而西奥多就站在不远处。
“给我一个惊喜吧。”他轻语,嘴型弯成一个傲慢的弧度,独眼的瞳孔向猫科动物一样收缩,瘦削的脸上染上兴奋的色彩,步伐轻快地朝着西奥多的方向走去。
“你把核心带去哪里?”西奥多冷冷的问,他黑色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斯蒂法诺。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也许他已经跑了。”他撒谎道。
“你他妈的到底把他藏到哪里去了?!”哦老天啊,我真的爱死他生气时候的样子了。西奥多最终被斯蒂法诺所激怒,他为斯蒂法诺庇护核心的行为既感到愤怒又感到疑惑,也许里面还夹杂一些对莫比乌斯知道此时后会如何处置的恐惧,但谁在乎他在想些什么呢?反正他是注定要死了。
“你不该那样大发脾气的。”斯蒂法诺阴笑着“这对你的身体不好。”
“你最好告诉我,乖乖把核心交给我。”一道火墙围住了斯蒂法诺,并急促的向中心缩小。
“如果我拒绝呢?”有时候斯蒂法诺就是忍不住继续挑战他的底线,西奥多气数已尽,他不会在这样的关头杀掉斯蒂法诺的,这点他再清楚不过。
“听着斯蒂法诺。”西奥多叹了一口气,他又将自己伪装成救世主的模样,尝试劝说斯蒂法诺“想想后果斯蒂法诺,如果我们不把核心交给莫比乌斯,他们会怎么对待我们?难道一个只和你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值得你这样去拼命?”他顿了一下,然后诚恳的说“试着去理解,这样对我们都好,把核心交给我,这是为了你好。”
“哈哈哈哈哈哈,天哪,你真应该看看你刚才说这话脸上的表情!”斯蒂法诺放肆的大笑,“骗子!”他愤恨的大喊,憎恶地看着西奥多“连你自己也不相信你所说的话!”火焰照亮了他的脸,它所带来的压力,灼热感疯狂的扑向斯蒂法诺,但他却毫不在乎“你触碰了底线,西奥多。真讨厌,需要我来告诉你真相。”
“什么……?”西奥多疑惑地看着斯蒂法诺,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
“真抱歉,你早应该明晓,真抱歉,需要我来为你揭示真相。”
“Sorry,sorry,im sorry,sorry。”他找到良知了吗?
突然,斯蒂法诺所承受的所有压力和灼烧感一瞬间全数返还到了西奥多身上。
“Sike.”他狡猾的说。
显然没有。
火焰瞬间吞噬了西奥多,在他发出任何声音前带走了他的生命,除了一地黑色的焦碳,什么也没有留下。
“Poor thing.”斯蒂法诺淡漠的说,冷漠再一次回到了他的脸上。
斯蒂法诺临走时带走了他的相机和他的刀。即使他不再需要他们,他还是很享受他们带给他的安全感。现在他手头的一个大麻烦解决了,但他又面临新的麻烦——莫比乌斯,他该怎么对抗他们?在stem里他就是上帝,但在现实中他不过是个泡在浴缸里手无寸铁且虚弱的凡人。一个人都难以自保更别提要带着塞巴斯蒂安一起,到那时,他就不得不交出核心了,但他不甘心如此,况且,即使他交出来核心,莫比乌斯也不会让一个知道他们秘密的人活着离开这里的。两边都是死路,他彻底陷入了死局。
“该死的……”斯蒂法诺无奈的叹息,船到桥头自然直,他安慰自己说,至少他应该先把握住现在的目标。
他又回到了那片白色的“天堂”,但塞巴斯蒂安却不见了。
“混账!”他咒骂着“塞巴斯蒂安!”他大声的呼喊,没有得到赛巴斯单的回应却遇到以为意料之外的人。
“在找些什么吗,斯蒂法诺。”熟悉的女生,令斯蒂法诺不寒而颤。
“哦,上帝啊……”他僵硬地转过头“这根本不可能……”
生活有时候真是场讽刺剧。

last case 帷幕


角色反转 片段
前情提要:“你要干什么?”西奥多朝stefano大喊但没有得到回应。他着了魔似的向镇中心走去,仿佛在执行一项务必完成的指令。
“该死的!”西奥多咒骂着,他现在没时间管stefano,他需要先解决他手头的麻烦。
本篇概括:stefano困在自己构造的陷阱里,只要他自己知道解脱的方法,可他就是无法从中逃脱。就在他即将崩溃时他再次遇见了艾米莉。

“你去哪里了?”西奥多的眉头纠结在一起,表情冷酷且残忍。
stefano看上去很奇怪,他的目光呆滞且涣散,茫然的站在门口,嘴唇微张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他摇摇晃晃的走进来,最后走到桌子前,然后把全身的重量都托付在上面。
“stefano?”西奥多试探性的询问,他不对劲,尽管他从来到这里后就怪怪的可这次不一样,西奥多看的出来,他缓缓向stefano的方向走去 ,同时他的口袋里揣着一把匕首,以防万一。
stefano没有回应,他最终将目光的焦点放在西奥多脸上的伤疤处,接着他大笑了起来,然后——他倒下了。
“该死的!”西奥多在stefano的头磕到桌脚前抱住了他。他是怎么了,西奥多想。stefano一直在他的怀里抽搐发抖,疑似癫痫发作,他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之前的人在堕转前几乎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人有像stefano那样的反应。西奥多尝试唤醒他但失败了,他完全失去意识了,现在他只有等,时间会揭示一切,而在此之前,谁都无法预料到结局。
stefano觉得自己要被逼疯了,他一直在做有关战争的梦,只要一闭上眼睛他就可以听见炮火的轰鸣和自己的惨叫。弹片深深地刺入自己脆弱的眼球,带走了他的光明,他当时甚至可以听见弹片锋利的边缘切割自己皮肉的声音,他当时正遭受极大的痛苦,但在这之前,在黑暗侵蚀他的前一刻,他看到了什么?他记不起来了,无论怎么回想他却只记得弹片深深绞进内里,切割神经带给自己的巨大痛苦和知道自己一半的世界将永远归于黑暗的失落。但在更早以前,在一切发生前,他在干什么?寻找掩体,不知所措还是正举起相机?stefano依稀记得他当时正在拍摄相片,但是在拍摄谁?拍摄什么?榴弹,轰鸣的战机还是英勇作战的士兵?stefano记得他当时是在拍摄一具尸体,但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可stefano就是记不起来了,他不记得自己究竟从那具尸体里看到了什么。
找到答案就可解放自身。
找到答案就可结束这些梦魇。
找到答案就可获得平静。
所有的一切都指向同一个问题,但答案只有stefano一个人知道。stefano陷入了死局,要么解开他自己设下的谜题要么自我毁灭,他要被自己所逼疯,处于崩溃的边缘,几乎要变成和其他人毫无两样的怪物,直到他再次遇见了艾米莉。
stefano从未想过在这里也可以遇见艾米莉,也许她只是自己所构想的一个幻觉,但这已经不重要了。他看到艾米莉的身体斜躺在浴缸里,她的胸口插了一把造型奇特的刀,闪烁着寒光,带着锐气仿佛要把空气也撕破;艾米莉的头被人整整齐齐的切下,摆放在一旁的座椅上,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大睁着,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但她还紧紧地咬着一张相片,那是stefano拍摄的,她尸体的照片。一切都和那天一样,时间,地点,刀的位置,艾米莉的位置还有那张他为她拍摄的最后一张相片。
在这残忍战粟的场景中,stefano却从中看到了美,源于苦难的,纯粹的美。
找到答案就可解放自身,他已经找到了。
找到答案就可以结束梦魇,他已经记起了。
找到答案就可以获得平静。他已经彻底明白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tefano不受控制的狂笑了起来,他大笑着然后又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因为应激性创伤而变得癫狂邪恶。
谜题解开了,出题的人却疯了。
大约过了1刻钟,stefano从昏迷的状态中清醒。
“你醒了?”西奥多问,“你大概昏迷有1刻钟左右,期间一直在抽搐不停。”
“那我还真是狼狈。”stefano笑着说,语气里带着些讽刺的意味。
“我认真的,stefano。”西奥多冷峻地说。
“好吧好吧,神父先生。”stefano厌恶的别回头去,歪着脑袋,一只独眼木然的眨了眨。“我去了剧院,看见了艾米莉。”
“活着的?”
“死的,当然了。”
“谁杀死了她?”错误的问题。
“我。”冷漠的神情又一次回到了他瘦削的脸上。“我杀死了她。”
“原因?”
“没有,我也不清楚。”stefano歪着脑袋,又转过头来,盯着西奥多的脸“也许只是因为我厌倦了她。”
“你还真是的教科书级的精神病人。”
“你不也是吗?”stefano发出一声嗤笑,然后他们视线对上,“哈,难怪我们都是凶神恶煞的。”
准备写长篇了h还有8篇未发hh喜欢给我留下评论吧。

[TEW2]不平等的交易

半吊子精神:

有點車但可能吃不飽,萬聖節後篇(備註Ru大臉一樣帥氣是沒燒的亂七八糟因為燒傷都在看不到的位置上)


主Setseb副Ruseb(戲份微少)



Sebastian送完寶貝女兒Lily上學之後,正打算要休閒的渡過這難得的休假日,但正要泡上一杯暖和身子的黑咖啡時卻來了不速之客自從過了對他來說是災難萬聖節之後,Sebastian就很抗拒在去開自家的大門,正當門鈴響個不停在家內的主人卻不又遲遲不開門時,那擾人的鈴聲卻絲毫沒有停止的作用反而還不放棄的按個不停,Sebastian惱火的手拿著才剛煮好咖啡灼熱的馬克杯,抬起不甘願的雙腳往大門前進。


「What the…hell」才一開門眼裡都是滿滿一大束的鮮紅玫瑰花,Sebastian用不著看清來者何人,他語氣包含著不耐跟火氣當那人聽到Sebastian開口的同時,也拿下舉著大束的玫瑰花面目帶著笑臉盈盈的望著身穿居家服和一頭亂髮的男人,果真是跟Ruvik同黨次自稱藝術家的Stefano…


「親愛的Sebastian,我知道那天真的太過火,看看我帶了一些禮盒和這些美麗的玫瑰花束來送你──」面前的男人態度簡直誠懇的讓Sebastian近乎快火爆的脾氣給收斂起來,面對著Stefano手持著一盒巧克力禮盒,他不對甜食有任何的興趣也不想吃或喝這跟狐狸狡猾的人所送的任何一樣東西,


但基於禮貌之下Sebastian硬是扯著僵硬的笑容,內心想著心愛女兒以後都不能看見那總是讓她驚喜的叔叔們那般失落的表情,Sebastian就狠不下心這樣驅趕這個披著羊皮如惡狼般的混球們,Lily永遠都是Sebastian那塊珍愛的軟肉,她不想令他的小天使傷心難過。


「我很喜歡你深陷在思考裡面,那雙眼總是令人賞心悅目真是極棒的藝術啊──」Stefano趁著Sebastian發愣想事的時候上前靠近男人的耳邊帶著義大利人最會的調情招術,嚇的Sebastian差點把手中那燙的要命的咖啡給灑了出來,即使手中拿了大把花束跟禮盒還是穩住了Sebastian的步伐,沒有狼狽的把咖啡沾上他們的身上,除了腰際上的手還不要臉的貼和在上面,和鄰居那帶著好奇的目光之外,這一切都他媽的好…


「把你的手拿開!我還沒弱到需要你來幫助!」Sebastian惱怒的甩開另一隻手把腰際上的手給拿開,他寧可被咖啡燙死也不想被這人毛手毛腳的對待,看看上帝的份上街坊鄰居鐵定把他當作是面前Stefano的情人了。


「果然回到這裡靈感才會不停的湧現出來,在外頭那些不懂真正的藝術要經過細心品嘗才看的出我所攝影人或事物包含的意思是人是如何…真是庸俗。」像是走入了自已的家內,Stefano邊說著Sebastian壓根就難以理解的話題最後的嘲諷挑起沒被頭髮擋住的眉毛看向著男人比外頭天氣還糟的神情,這有名的藝術狂人也順便連帶著他也一起嘲諷,讓Sebastian想把他趕出去的衝動更加強烈了...


「所以你到底是來幹嘛?來這裡特地喝紅茶?要喝去別的地方喝!」Sebastian一臉嫌棄的臉看著不請自來的Stefano走向廚房警戒的跟著他深怕這男人亂動他家的物品,但Stefano好像完全不在意跟在後頭的Sebastian那可以把人燒出洞的目光,從櫃子裡翻出精緻看起來昂貴又漂亮的茶壺放置在桌面上,又在另一頭小抽屜取出茶包來,動作流暢的讓Sebastian傻眼壓根都不知道家裡莫名奇妙多了這些不符合他風格所使用的東西,內心想有必要真的該好好整頓家中這些多出來的東西了,雖然Sebastian下次他還是會換地方藏的好好的讓他來找不到。


「這紅茶可不是廉價貨,要不要品嘗看看?保證你愛上它而不會在喝這...咖啡,老天我完全無法想像這黑色物質破壞味覺的飲品。」男人優雅的坐在椅子上他喝著那剛沖泡好香氣四散的紅茶,唯一露出的藍眸透露出溫和的神情甚至邀請他過來一起坐著喝,微妙的表示咖啡這玩意兒喝起來實在太過於糟糕...


「少囉嗦!我是咖啡派的!」Sebastian目光撇開與Stefano的對視,惱怒著臉感到一陣燥熱又同時警戒著不要輕易被這人畜無害的模樣給受騙了,但還是坐在他的對面桌喝著已經變溫的咖啡,他已經錯過了咖啡最好喝時機嚼著口中沒有之前那樣熱而開始偏帶苦澀的黑咖啡...


「就如我所說的那樣,來找靈感...如果Sebastian真的那麼不想我繼續待在此地的話,說不定我會如你預期的那樣更早離開這裡~如何?只要乖乖配合,在可愛的小公主回來之前幫我做一件小事。」Sebastian看著Stefano用著雙唇觸碰茶杯的杯口,瞇著藍眸的模樣怎麼看都只有狡詐感的眼神,警備的不容一刻的放鬆的Sebastian似乎也觀察到Stefano出現較不明顯的疲態還有那有點黑眼圈,Sebastian實在太懂這徵兆是沒日沒夜的熬夜也會有的疲態又或許如他所說的那樣真的沒靈感才來這裡躲避外面窮追不捨的記者們,身為警察的他也知道這些記者有多麼煩人,畢竟他也是一名出色知名的攝影兼職藝術家。


他那該死的心軟又開始的作祟,沉默的又望著那有輕微血絲的藍眸,在內心裡不停的說服著這是騙人的伎倆,於是喝了一口那變的更加難喝的咖啡他決定似的張開口說...


「在lily回家之前離開,你做的到吧?」望著藝術家那滿意的淺笑Sebastian希望他並不是挖一個深坑給自已跳,為此也為這心軟的決定不知是否錯覺額角的青筋讓他覺得隱約的疼痛。


「所以為什麽是在我的臥室裡。」男人臉一陣鐵青望著早上那沒摺好的被子,被已經當自已家使用的Stefano主動向前拉起被子把床舖的整整齊齊,沒有妻子的整頓這粗躁的男人連條被子都無法整理乾淨一旁站在門旁根本來不及整理的Sebastian一手撫著額頭像是懊惱的看著這多管閒事的Stefano在做周圍的整頓,粗糙的中年男人看到藝術家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但卻沒說出什麽,Sebastian心想這傢伙一定在狠狠的取笑著生活邋塌到極點的自已,誰知道今天他會突然過來不然早就先準備了...


不,他壓根就不想他來這裡甚至踏近來一步,腦子裡閃過的先準備是什麼意思,Sebastian臉更難看的剛剛那詭異的想法,他一定是哪根筋插錯了才這樣想。


但攝影場地是房間裡就不經想到萬聖節的事,在發愣的時間Stefano手拿著今天送Sebastian一束的玫瑰花的護束裡取出3到4枝的鮮紅花瓣放置在矮桌上和一些攝影器材假設在房間裡簡單的變成一個攝影場所。


「嗯…剛剛好是我所需要的那種,躺在床上等著我來幫你瞧好姿勢,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了。」Stefano當然知道Sebastian在表明著什麼但就直接無視掉男人的問題,拉著Sebastian的手腕一下子把慢吞吞的男人趕到舖的整齊的床上,明明是舒適的床上但Sebastian卻完全放鬆不下來,僵硬著身子棕眸望著Stefano為四周佈置他那奇怪的腦海中所理想的場景,這確實是有比較浪漫但這應該是適用在艷麗的女人身上而不是用在像他這樣的男人身上,Sebastian想他這輩子可能都不懂現下東忙西忙的男人何謂真正的”藝術”的定義是什麼…


他一手掐住鮮紅的花瓣整個美麗完整的花都在Stefano的掌心上,接著又乾脆的撒在Sebastian的面前或者落在床鋪上,而剩下的動作也是如此,Sebastian都覺得這房間已經快不屬於自已的了滿滿的玫瑰花還有那花香的味道充斥著他的房間,雖然傻眼但還是看著那位藝術家完成了佈置,


還有紅布寬大艷紅的稠絲遮住了屬於Sebastian的私人物品以及平常睡的床鋪,似乎在與時間賽跑似的很快的Stefano在攝影機那處把聚焦放在Sebastian的位置好讓他進行拍照攝影,一番忙碌之後站起身他滿意的點了點頭,他那對藝術的熱誠又浮現在這人的表情上,語氣顫抖的他聽不懂意大利語言說著類似也許是讚美的詞句。


「Sebastian,你真的讓我感到驚喜!果然沒錯你就是我的靈感來源!」Stefano又從黑色袋子裡取出一條黑色的細帶,他靠近上前要為Sebastian繫上他那手中的細帶,似乎感覺到危機意識他握住了正要動手的Stefano的手腕抗拒的表示不想被遮蓋視線,Sebastian神情帶著怒意警告著並沒要為Stefano犧牲到這般地步而咬牙切齒的威脅道:


「我沒答應要做的太超過,我當你這次的摸特兒已經是我的底線,你給我別太過超過。」Stefano可以感覺到Sebastian手心的汗水,棕眸又回到剛開始那兇狠的摸樣明明前一秒的表情不錯,真是個不聽話的摸特兒,但被Sebastian這樣直白的態度給威脅Stefano也不慌不忙的手憮在Sebastian那緊握住他手腕的手背,在他看來男人只是過於緊張而已依舊是口頭上的安慰著已經炸毛的中年男人…


「我相信你明白,我從來沒缺任何有資質的模特兒,但你一人卻完全的擊敗我所認識的任何一個人Sebastian你並不知道你如此的完美。」Sebastian看著Stefano為情緒的激動而顯得比剛剛還生動的藍眸,平時平易近人的他在Sebastian看起來是如此的癲狂,也讓他對覺得未來還是下輩子絕對會離這類人越遠越好。


「為了我的創作也為了服務大眾,Sebastian你會在我手中成為最棒的藝術品,在說你也想早點結束對吧?」Stefano的話頓時讓Sebastian放鬆了手握的力道,更多的內心喊話是滿滿的剛剛Stefano所謂的服務大眾的話…


服務大眾個屁!!


即時內心滿腔怒火差點止不住粗口爆罵出口他也憤怒的咬牙但也只好順服的讓Stefano來為他繫上黑色細帶,只能不甘心的雙手扯著身下的床單任由Stefano來擺弄姿勢,因為他媽根本什麼都無法看的到。


被黑色細帶遮蔽視線Sebastian更無法放鬆身體,他可以感覺到床沿的Stefano離開了,地毯吸收了那人的腳步聲,發出了輕微的悶哼聲響,眼睛看不見但也提升了耳朵的感官聽力反而加大了,Sebastian又聽見拍照的細微聲音,就知道Stefano已經開始工作了。


感謝上天在一番折磨之下終於辦正事了,但倆方沈默不語讓Sebastian都不知道身體該怎樣挪動,擺著同樣的姿勢也考驗著他的耐力但僵硬的身體好像抗議似的想稍微小動一下,但一個小挪動就讓這拍照狂人矯正不要亂動而影響了拍照進度當然還在持續中在面子的顧慮下Sebastian確實也不在像毛蟲扭動著,老天他覺得手似乎開始發麻了,那令人厭煩的拍照依舊在四周圍響起。


「拍照會讓你緊張嗎?Sebastian,你看起來就像受驚的動物一樣。」Stefano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右側處Sebastian把頭轉向那聲音來源,本來皺著眉間的眉頭更是顯得更加厲害,已經有些發麻的手指揪著床單,深吸一 口氣吐氣讓自已別呈現這人所說的如此受驚和不知所措的模樣...


「我沒做那種類似的拍照,換做別人被這樣遮眼也一樣會像我這樣,況且面對像你這傢伙,我實在很難放鬆。」Sebastian面對聲音來源很不客氣反駁嘴角扯出反諷的笑容對著Stefano說著,又暗自嘆息著不知這漫長的拍照要持續到何時。


http://www.weishell.com/changweibo/view_image.php?url=http://www.weishell.com/changweibo/files/20914160200_1537197948.png


「Stefano叔叔!你怎麼來了?好久不見——」放學時刻的lily回到家裡見到好久不見的和藹叔叔露出讓人心溶化的可愛笑顏,她放下包包小跑步的到正為美味紅茶泡上熱水的Stefano,聽到久違那幼齒可愛的聲音他放下手上泡茶的工作轉身抱起他的小公主…


「那當然,這裡有可愛的小公主怎麼會不來呢?」Stefano像是呵護手中的珍寶抱著lily親密的模樣連旁人看了都感到羨慕。


「Hey!不要亂對我家寶貝毛/手/毛/腳的…」Sebastian見狀不悅的皺眉間把他手中的女兒搶回自已手中,看到寶貝女兒那對他兇惡的眼神瞬間溫和下來,來自父親關懷一下子就讓lily分了心,還把在學校畫的圖給Sebastian看,想當然是稱讚著她的圖有多麼的可愛…


但lily似乎沒發覺到自家的爸爸很少把長袖給完整的穿著,但Sebastian親了親那棕色小腦袋瓜並催促lily把衣服跟包包好好的整理一下,而女兒笑的開心跑上樓也許也要把今天的圖畫貼在她房間的牆上。


「如果你也能把剛剛的神情放一半在我身上就好了,親愛的Sebastian。」藝術家繼續沖泡紅茶也給了剛清洗好的Sebastian一杯紅茶,他坐在男人的對面和藹的笑著,聽到狡/詐的傢伙這樣說Sebastian控制不了的翻了個白眼給對面人:「絕不可能…你這混帳,私人恩怨我/他/媽還沒跟你討完。」


他確實有點渴但Sebastian也懶得起身去泡咖啡也只好取桌子上這杯這人親自泡的所謂高級的紅茶來喝…


「我隨時都可以好好跟你討私人恩怨的,Sebastian」似乎不把Sebastian這話當作威/脅,他只是淡笑著露出男人看了就只有/奸/詐/感的笑容,讓他莫名覺得是不是說錯了話,但話也像潑出去的水一樣收不回來,想了想一肚子壞水的混/帳盡都在他的家裡。


「說到這裡——我來的另一個目的也是我的展覽也快開始了,為了感謝你幫我提供靈感,Seb…去看看絕對不會讓你感到失望的,這票可要收好…別人想拿到也未必排的到喔。」Stefano把喝完的紅茶器具都收拾乾淨,從外套的口袋拿出他所說的展覽票卷小心的放在Sebastian手心上,語氣期間著父女倆一起到他所舉辦的活動。


聽到Stefano的話頓時神情一黑,差點沒把紅茶杯的小手把給捏碎,Sebastian狠瞪著面前人壓低音量但可以聽的出滿腔怒火的語氣:「你要我帶lily看你今天所拍的照片!?你/他/媽/想都別想。」


「當然不——Sebastian我的拍照廊有分2種,當然還是有許多的藝術家一起舉辦,我想你不需要顧慮太多的事。」看著Sebastian因為被完全誤會而羞/愧的紅著額見到惹怒而浮現出來的青筋,Stefano看著這多變化的表情真的是相當的豐富,他慢悠悠的坐著套著那/該/死的紅色手套他表示Sebastian煩惱顧慮的也太多…


「那真是謝謝你啊…我們不會去看的。」Stefano一點也不意外Sebastian會有這樣的反應他就只是坐著微笑不在開口,又是這種笑容Sebastian一看就知道有什麼陰/謀在背後執行,聽到他的女孩從樓梯走下要來到飯廳來參觀他所開的展覽,Sebastian正好要去抱住一臉懵懂的女兒打算逃離飯廳,這時Stefano趁機的拿起懷中的票卷笑的和藹對著差點就要成功帶走的小公主做出展覽邀請時lily先生愣了一下似乎也好奇的歪頭看著Stefano。


「lily想看許多漂亮塗畫的展覽嗎?叔叔這裡又票都可以入場喔——」那狡/猾/的傢伙走到被Sebastian抱住的女孩面前一臉希望他們能前來的神情,Sebastian實在太過了解自已的女兒她是如此的善良一定會去的,Stefano看到男人一臉陰沉的臉也無視掉主動的把兩張票卷放在那小手上然後輕柔的用掌心讓lily把東西牢牢握住,該死的笑容可恨的取得他女兒的芳心——


「謝謝Stefano叔叔!爸爸~我們什麼時候一起去呢?」拿到票卷入場的lily開心的捏著紙張愉悅著笑出可以愛現場男人們都可以溶化的可愛笑容,那雙美麗又清澈的綠眸開心的對著Stefano微笑著小手環抱住父親的脖頸希望可以一起同去看看展覽。


「寶貝…你確定?」抱著lily的Sebastian只能乾笑著再次確定她的決定但內心還是希望他的小寶貝能夠及時反悔說不去了,但實際上現實的殘酷總不會讓Sebastian感到失望的,可愛的女兒依舊是非常確定的點著頭,天啊他的小寶貝盡是如此的堅定,於是Sebastian只好露出微妙的神情點頭的答應著女兒的請求,在lily又轉頭看著已經得逞的Stefano目光期待可愛的笑容對著他微笑的時候,Sebastian也不忘的把快燒起來的目光朝他的方向瞪去…


http://www.weishell.com/changweibo/files/20914160200_1537283709.png




終於在多年(?)最近才完成,耗了不少的時間來打文,風格變化有點奇怪請見諒~在這期間不少人點萬聖節那篇喜歡真的非常開心~也感謝支持😆😆😆


文是會繼續寫但就是非常非常的龜速太久沒寫希望不會很ooc


如果石墨看不到的話請通知~我會順便放SY的~🙏🙏🙏

Last Case帷幕

反转世界观 片段
塞巴斯蒂安现在才回过神来,瞥了一眼那个的男人,身材修长,不高且很瘦,一只浅色的独眼,右眼被黑色的丝绒眼罩覆盖,他的嘴型看起来很傲慢,一副不屑的样子,表情近乎残忍。
一张自负傲慢的脸还有那标志性的独眼,他在熟悉不过了。该死的意大利佬,不过是个不入流的摄影师却要自诩伟大,塞巴斯蒂安想,他对斯蒂法诺的憎恨不亚于西奥多,甚至于憎恨他更多些。
“你能走了吗?”斯蒂法诺转过身来,他的声音冰冷,仿佛是某种无机质的碰撞回响,他走到塞巴斯蒂安面前,半蹲与他平视,然后向他伸出了左手。
“滚开!无耻的混蛋!”塞巴斯蒂安恶狠狠的甩开他的手。
“emm……看来你还记得我,很好。尝试去回想一些其他的事。”斯蒂法诺却不为塞巴斯蒂安的行为感到愤怒,相反,他看上去似乎还算高兴。
“疯子,离我远一点!我记得你都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告诉我,塞巴斯蒂安,我做了什么。”
“你自己心知肚明!”
“不,告诉我,塞巴斯蒂安。”
“你杀了麦拉,你还有西奥多!你们联手背叛了她!”
塞巴斯蒂安猛地向斯蒂法诺扑去,但因为他在那该死的装置里待了太久,他甚至无法自主站立,更不要说制服一个前战地记者了,塞巴斯蒂安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压倒斯蒂法诺,而出人意料的事,这成功了。斯蒂法诺后背着地,重重地落在地面。
“该死的!你疯了吗?!”斯蒂法诺愤怒的咒骂着“你知道我当时迫不得已,你当时已经彻底失控了,所有人包括我都多多少少受到你疯狂情绪的影响,而麦拉则是受影响最深的那个,当我们找到到她时,她已经完全堕转了。而杀死她是我可以想到的最仁慈的办法了。”
“骗子!我亲眼所见,麦拉她分明很正常,是你和西奥多联手杀死了她!”
“别太荒谬,塞巴,那不过是西奥多为你营造的假象,清醒点!你我都清楚究竟是谁造成这种情况的,你不过是在逃避自己的罪过!”
“闭嘴!我……”
“你为什么非要我把话说出口呢?”斯蒂法诺咧开嘴一笑“后半句不就在你嘴边了吗?麦拉她是被你谋杀了。”
斯蒂法诺的声音冷酷且尖锐,嘴型仍旧保持着傲慢的弧度,对塞巴斯蒂安发出最无情的控告。在此刻,塞巴斯蒂安甚至开始怀念斯蒂法诺从前那些精巧绝伦的谎言了,内疚与悔恨犹如一记重拳将他击倒,他艰难的翻身,颓废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
“承认吧,塞巴斯蒂安。”斯蒂法诺叹了一口气,尝试把塞巴斯蒂安从地面上捡起“你需要我,看看你现在,手无寸铁且头脑混乱,当莫比乌斯的人来的时候你除了等死还能再做些什么呢?”塞巴斯蒂安尝试去探究斯蒂法诺真正的意图,但要想看透斯蒂法诺是很苦难的,他总是戴着一副傲慢的面具,但这并不是唯一一点让人难以分辨出他脑子里倒地打的什么算盘,他看上去总是很冷漠,沉着,一只独眼却十分敏锐,善于察颜观色,自己则能处变不惊。
“那你为什么需要我呢?”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了。
“哦,塞巴斯蒂安,我当然需要你了。”斯蒂法诺这时停下来,仿佛一个天大的笑话,一只手捂住嘴巴来扼杀笑声。
“我看不出这儿有什么好笑的。”塞巴斯蒂安为斯蒂法诺的行为感到恼火,要是在平常有人这么对他他则会以更加粗暴的方式回应“你可以选择西奥多的。”
“well,西奥多已经死了。”斯蒂法诺满不在乎的耸肩,稀疏平常就像在讨论天气。“我和莫比乌斯做了一笔交易,只要他们杀死西奥多,我就把你交给他们,但显然我没遵守约定。”
“什么?!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根本说不通?!”
“这就是我个人的原因了,与你无关。”
“你还真是……令人费解。”
“是你太愚蠢的缘故。”斯蒂法诺刻薄尖锐的说,“艺术家永远不满足于创造艺术,他们渴望得到人们的青睐,这是人性使然。”
“别再他妈的说这些艺术狗屁了!”
“就把你自己当成一个奖品吧,你个该死的尼安德特人。”斯蒂法诺扶着塞巴斯蒂安起来,他的动作有些粗暴,塞巴斯蒂安将其视为他不满的表现。但他们现在必须离开了,莫比乌斯的人很快就会来到,而塞巴斯蒂安也不得不承认斯蒂法诺的观点,被迫接受。
“混蛋,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和你这样的疯子在一起。”
“那你有想过你会像个植物人似的被我照顾吗?”斯蒂法诺挑了挑眉毛,语气里透露着些讽刺意味。
“该死的你就不能闭上你的嘴吗!”塞巴斯蒂安咒骂着“你对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暂时没有,但首先。”他顿了一下,沉着冷静地说“逃出这里,逃出克林姆森市。”

Dr.Holiday:

HistoricalPics:

Reddit上,有个家伙把世界名画中的人物P到了自己办公室里,手艺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