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mboneoftheLumbe

蒸气波X

继siren的第二个精设爱女opium
一个来自一个植物星球,本体是头上的花,具有自主意识,自称miya,种子可在真空高寒环境中存活,意外来到地球并寄生于一名地球女性身上,寄体本名ullen cadeford,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女高材生,具有反社会倾向,十分向往地球无人类的原始景观,渴望用一种生物病毒来使人类灭绝。miya寄生于ullen,但是与其共生关系,ullen与miya共享思想,二者各自具有独立思维 ,miya希望在地球传播子嗣,子嗣讲寄生于人类身体上,吸取人体的营养以供成长,最终人体死亡,地球将被植物覆盖,成为第二个植物星球。而ullen的愿望正好契合,二者就很愉快的共生了。
opium行走是可以传播花粉,颗粒极其细小且无特殊气味,可伴随空气被人类吸入,吸入者会在短时间内产生和吸毒一样的精神亢奋,幻觉等现象,且攻击欲极强,会无脑的攻击身旁的人直到花粉带来的效果消失为止,花粉一般会持续1到2个小时的效果,且传播量大,范围广,通过空气或者唾液传播

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授权搬运】三人的画像

没错!看这个画风,就是DYFM太太!!大概在两年多前就发现了她的汤不热基地,可谓高产似那啥,特别是这几年来来画工突飞猛进,吃起粮来十分得劲!

到现在研究室已经搬运了不少她的作品,所以特地为她建了第一个合集,也让新来的小宝贝一睹为快。以后针对其他的高产太太,我们也会陆续整理她们的合集,敬请期待!

 

【作者】DYFM(原站这里

【搬运】 @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请不要二次上传,转出LOFTER请附带原链接呀

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授权搬运】Varrix太太竟然画利韩了卧槽 

【原址】汤不热 戳我

【作者】Varrix

【授权】@K总监

【出品】 @LEVIHAN不科学研究室  

Varrix何许人也?铁打的团兵,今天因为被一位利韩粉委托的缘故,竟然画了利韩!!!我他妈吹!爆!!

Varrix是我最喜欢的一位画师之一,俄日混血儿,我之前一直说我在汤不热上看到的厚涂大佬基本都是毛子,基本没出错过。爱ta。

我很久以前就勾搭过Varrix,那个时候就转载过他的所有SNK作品。

嘻嘻,期待ta今后更多的利韩作品。

幼体反应堆:

有空会把这系列修一修出个小料之类的

茸米糖分着实过高了,我昨天刚这么想,嗖嗖地就画好了封面草图… 

问下有没有人保存了肉蔻丹太太的鼬蛇记忆之宫这篇和之前兜蛇的那篇?真心跪求了!!!占tag抱歉


寒仔:

【授权放图】

@Ayej太太的TFP同人,一位DA站的俄罗斯漫画大触→主页,大家多多去围观!!授权见图3。


虎子三美!!

V总:家里有一群智障机怎么办,在线等,急!


寒仔:

【授权放图】

@Ayej太太的TFP同人。


虎子家活成段子的日常傻屌,真欢乐啊:)

V总醒醒啊,你终于还是被带跑偏了吗?!


【sebste】非日常生活

百鬼行青灯:

第三章


夜晚总是令人不安的,尤其是这个被连环凶杀所笼罩的,不幸城市的夜晚,寻常人家门窗紧锁,商场也早早的闭了门。史蒂芬诺被安排在专门的旅馆住宿,而塞巴斯汀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搬来暂住在他的隔壁。


 


塞巴斯汀看着手里的卷宗,将杯中剩余的啤酒饮尽,史蒂芬诺的话让他重新有了一些思路,可卷宗里记录的凶杀场景又似乎不那么尽如人意,无论是行为艺术还是仪式杀人,案发现场都缺少了所谓的仪式感,案发地点的证据处理虽然都非常谨慎小心,就连一个目击者和清晰的影像证据都没有留下,但尸体的处理却非常随意,事发地点也十分寻常,就好像杀人本身才是目的,而目标则是凶手的一时兴起。


 


真的会有毫无准备的随机滥杀却能冷静得不留一丝作案痕迹的家伙吗?


 


塞巴斯汀恼火地扔掉手中的卷宗,他开始认为史蒂芬诺指出来的仪式只是一个巧合,只是凶手故意毁尸的手段,那么,他要隐瞒的作案时间会是侦破的重点吗?一个必须隐瞒的时间,能决定其身份的作案时间。


 


“莫非是熟人作案。”塞巴斯汀自言自语道。通常被害人的朋友、邻居以及仇人等直接社会关系会被列为调查对象,案发时间的不在场证明通常只对被怀疑者具有意义,如果这也是一场随机杀人,那么嫌疑人范围很难确定,凶手就应该像前几次一样根本无须隐瞒被害人的死亡时间,而银行家的案子中,凶手将尸体浸泡在水中加速尸体腐败的隐瞒行为似乎在暗示自身与被害人存在某种联系。如果不是所谓的仪式杀人,那么可能就有两种,一种是凶手另有其人,刻意敲击被害者头部伪造连环凶杀案的手法进行了行凶,再者就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恰好对熟人下了手。


 


塞巴斯汀把台灯的光开得更亮,好让他能更好地进行工作,突然他的门铃响了起来,塞巴斯汀有些诧异自己也会有人在夜间拜访,他收起纸笔,三步并作两步的快速走到门前。


 


“史蒂芬诺?”塞巴斯汀从猫眼里看到一个熟悉身影,他不假思索的开了门。


 


眼前的人头发乱糟糟的,明显刚刚被干毛巾擦拭过一遍,史蒂芬诺只穿着单薄的衬衫和西装裤,衬衫领口的扣子恣意的开了几颗,令他精致的锁骨在敞开的领口下若隐若现,衬衫因为沾了水而透出一些肌肤的肉色,下摆一半被别在腰带下,另一半则被随意的搭在外边。这副穿着和他白日里一丝不苟的模样相差甚远,塞巴斯汀迷惑的看着史蒂芬诺,不敢胡乱揣测他的来意。


 


“发生了什么事吗?你好像...很匆忙。”


 


“警长...我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看着我。”史蒂芬诺慌张的左顾右盼,表现出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塞巴斯汀听到他这么说,赶忙一把将史蒂芬诺拉进自己的房间,向外探视了两下就飞速把门锁上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看见了什么。”


 


“不...我只是在洗澡的时候,总感觉似乎有人在卧室里,我不知道...”史蒂芬诺走到房间的落地窗前,小心的撩开一点窗帘观察了一下外面。“但我什么都没有发现,床底、衣柜...什么都没有。”史蒂芬诺转过身,毫不客气的坐在塞巴斯汀的床边,眉头微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带我去看看。”


 


“不,我很肯定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史蒂芬诺放任自己倒在塞巴斯汀的床上,陷在旅馆柔软到过分的床铺里,声音闷闷的,“我就是有点不安,我想和你呆一会,这可能能让我安心一些。”


 


塞巴斯汀有些诧异史蒂芬诺现在这幅软弱的样子,他一开始给他的印象几乎可以称作但大无畏了,他连死尸都能视若珍宝,却不想他这样的人也会害怕活人。


 


“你呆多久都可以...”安慰的话脱口而出,当史蒂芬诺暧昧的向他扬起笑容时,他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妥。


 


“你每天晚上都喝酒?”史蒂芬诺的视线越过床看向对面的床头柜,橘色的灯光下一听开过的啤酒罐和一个空掉的玻璃杯惹起了他的注意。


 


“是啊,喝一点。”塞巴斯汀随手扔掉罐子,又翻找出来一瓶新的递给史蒂芬诺,啤酒罐上沾着冰镇后的水珠,散发着一种显然对胃不健康的冰凉诱惑。


 


史蒂芬诺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微笑着接过啤酒。


 


“你的...对不起,这么问可能有些冒犯,但你的眼睛怎么了?”塞巴斯汀突然注意到史蒂芬诺头发下掩藏着的那只眼睛似乎有些异样,在灯光的照耀下,那只意外露出的眼睛发出一闪而过的反光。


 


“这是义眼。”史蒂芬诺把刘海别在耳后,彻底将那只眼睛展露出来,塞巴斯汀看得真切,那只眼睛周围没有什么可疑的疤痕,乍一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但只是稍微仔细看去,便会发现那颜色明显比左眼更深的暗蓝色眼球连瞳孔都没有,确实只是一块色泽精美的玻璃或者宝石罢了。


 


“嘶,我很抱歉。”


 


“没什么抱歉的,既然你知道了我的一个秘密,那么作为交换,你也应该分享一个秘密给我。”史蒂芬诺笑得狡诈。


 


塞巴斯汀不觉得这也能称得上一个秘密,“这不公平,这早晚会被发现,怎么能算得上什么秘密。”


 


“那你就说一些早晚会被发现的秘密吧,比如,你的性取向。”


 


塞巴斯汀呆住了,他一时间大脑放空,竟不知道该不该正面回答史蒂芬诺,他的舌头仿佛打了结,无数种答案扭成一团,直的,弯的,无取向,不知道...答案们胡乱的在心里打转,似乎哪个答案都会引起一连串过速的心跳,而引起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深夜突然衣冠不整的前来拜访他的可恶助手。


 


塞巴斯汀的眼神飘忽,那副紧张的呆样子引起史蒂芬诺发出嘲弄的笑声。“哼哼,我想我知道了。”


 


“不,你不知道!”


 


史蒂芬诺饮下啤酒,眼中带着难以抑制的笑意,“我要先回去了,很高兴分享秘密,明天见,警长。”


 


史蒂芬诺离开了,留下半罐未喝完的啤酒,塞巴斯汀没有挽留,他从史蒂芬诺心满意足的神色里意识到史蒂芬诺根本就未曾害怕过,他根本就是故意用害怕作为托词,就连史蒂芬诺不经意间露出伤眼的行为都可能都是刻意为之,塞巴斯汀实在捉摸不透史蒂芬诺的用意,从初见开始,史蒂芬诺似乎就对他表现出了独特的兴趣和关注,但一切又都那么合乎情理,点到为止,毫无越轨的迹象,这若即若离的撩拨实在是恰到好处,令警探被动到极点,若是主动回击会显得轻浮和自作多情,若一味躲让又显得有什么被害妄想症似的小题大做。


 


就这么短短的十几分钟,史蒂芬诺那副不予常人所见的诱人模样就印刻在了塞巴斯汀的脑海里,就好像某种噬骨附髓的毒药,那些刻意的话语更是让人左思右想,一刻不得安宁。


 


“我他妈是什么性取向和你有什么关系。”塞巴斯汀窝上床,有些后知后觉的发起来脾气,他觉得自己就像被直勾调戏的鱼,即使他心甘情愿的上了饵,捕手也偏偏不肯提竿,任他不上不下,追逐着那小小的一点美味饵食在水中沉浮。


 


“麦拉怎么派了这么个混蛋。”塞巴斯汀把怀里的被子揉成一团,把脸埋了进去。


 


 


第二天的早晨,塞巴斯汀在房间里等到了自己能够忍耐的最后一刻,已经接近十点,即使他们的工作时间可以稍微弹性,但塞巴斯汀也无法容忍史蒂芬诺第一天上工就怠惰成这样。塞巴斯汀走到史蒂芬诺的门前,犹豫了许久,最终敲响了史蒂芬诺的门,而门久久未开,甚至门里连一点动静也没有,这令塞巴斯汀的心里一沉,他加重了敲门的力度。


“史蒂芬诺?”


 


该死的,该死的!


 


塞巴斯汀非常害怕他会在房间里再发现一具冰冷的尸体,他开始抓着门把手摇晃,但显然门紧锁着,没有被损坏的痕迹。


 


塞巴斯汀顾不得去找前台人员为他开门,他撤开几步,用一侧的肩膀狠狠的撞上了门,而在他第二次冲过去的瞬间,门打开了,塞巴斯汀连人都没来得及看清,就和对方撞了个满怀。


“Fuck!”


“Fuck!”


一阵倒地声过后,塞巴斯汀从骨头的苦痛中反应过来,“你他妈在房间里干什么呢!为什么不开门!”


 


“嘶...”史蒂芬诺的胸口胀痛的厉害,被人用肩膀猛撞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怎么样...”塞巴斯汀立刻顾不得兴师问罪了,赶忙爬起来把史蒂芬诺扶到床上去。


 


“唔...你未免紧张过头了吧。”史蒂芬诺一副刚刚清醒的样子,眼眶有些发红,眼睛里盈着一层水雾,就像熬了一整夜似的,“你昨晚没睡好?”


 


“失眠而已,老毛病了。”


 


塞巴斯汀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床头只有一本从抽屉里拿出来翻看过的圣经,连杯水都没有,更不要说药品之类安神助眠的东西。一个常年失眠多梦的人会连药物都不准备吗?又或者一般失眠者服药后会有心情把桌面收拾干净再去睡觉吗?塞巴斯汀职业性的开始心中生疑,史蒂芬诺一开始就给他一种没由来的神秘感,他的夜间拜访和贪睡更加深了这种感觉,使塞巴斯汀有些怀疑史蒂芬诺的夜晚并不像他描述的那样简单。


 


“那你继续睡一会吧。”塞巴斯汀把被子盖回史蒂芬诺身上,把他按回枕头上,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但你可不能每天都这样,我的工作进度会被你拖累的。”


 


“我会把门窗锁好,不会有事,放心去做你的工作。”史蒂芬诺说话间眼睛又要阖上,他实在是太困倦了,身子一沾回床上,就只剩下一丝清明硬撑着了。


 


“唉。”一声模糊的叹息把史蒂芬诺送入梦境,塞巴斯汀坐在床边无奈的看着史蒂芬诺毫无戒备陷入沉眠的样子,“放心?我要是凶手,你现在已经死了。”



出bug了重新发一遍
一个脑洞合集,包含scp世界观au,灯太太的法医au,幽幽火焰太太的轮回au,少年汉尼拔au